首页 | 亚洲城 | 房产 | 家居 | 汽车 | 团购 | 购物 | 二手 | 分类 | 黄页 | 教育 | 论坛 | 招聘 | 健康 | 旅游

发条朋友圈就能日赚二三十元?收钱者解散微信群失踪,桂林超过千人被套

核心提示:前几天,市民廖女士在朋友的介绍下找到了一份网络兼职工作:缴纳399元的保证金成为“宣传员”,每天发一次宣传鲜花的朋友圈,就能赚二、三十块钱,但她刚交了保证金发完朋友圈后,却发现用来交流兼职的微信群被解散,最终收钱的人也玩起了消失。记者了解到,不少桂林市民都和廖女士一样,兼职工资没赚到多少,却被套走了保证金。目前,警方已介入调查此事。

 


廖女士展示转账保证金的记录截图。

  桂林生活网--亚洲城晚报 记者高磊盈 前几天,市民廖女士在朋友的介绍下找到了一份网络兼职工作:缴纳399元的保证金成为“宣传员”,每天发一次宣传鲜花的朋友圈,就能赚二、三十块钱,但她刚交了保证金发完朋友圈后,却发现用来交流兼职的微信群被解散,最终收钱的人也玩起了消失。记者了解到,不少桂林市民都和廖女士一样,兼职工资没赚到多少,却被套走了保证金。目前,警方已介入调查此事。

  本想赚个“米粉钱” 不料被套“保证金”

  11月7日,记者在瓦窑附近见到了廖女士,因为保证金被套的事,廖女士有点愁眉不展。“我还动员了两个亲友一起参与呢?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廖女士说。

  记者了解到,廖女士是4日那天在朋友潘先生的介绍下接触到“财财鲜花”的兼职赚钱活动的:参与者只用缴纳399元或693元的“保证金”成为“财财鲜花”的宣传员,每天发一则朋友圈就可以坐收28元或38元的奖励金。

  动动手指就能赚来一天的“米粉钱”,廖女士很动心,但因为一开始就要交好几百块钱,她有点犹豫不决,不过在微信名为“燕大大”的宣传团团长的动员下,她还是在5日交了399元保证金给“燕大大”,并发了朋友圈。之后,廖女士被拉到了一个300多人的群里,群里的人都参加了兼职活动。同时,廖女士还动员了自己的两名亲友参加了活动。

  记者看到廖女士发的朋友圈,除了几张和“财财鲜花”有关的宣传图片外,还有一段动员其他微信好友一起参与兼职的宣传语。廖女士说,图片和文字都是“团长”指定要发的内容。

  5日傍晚,当廖女士和两名亲友正满心欢喜的等待自己的第一笔“米粉钱”到账时,却意外发现兼职群的群主解散了微信群,奖励金自然没有到账。廖女士非常惊讶,马上联系了“燕大大”,“燕大大”却表示自己也不知情。

  做完活动收到钱 负责人解散微信群玩“失踪”

  7日,记者联系了介绍廖女士入局的潘先生。潘先生说,他其实也是在11月1日那天看到朋友圈有人在发“财财鲜花”的信息才参与的,刚开始的几天时间里,每到傍晚8点多钟确实收到了28元的奖励金,后来到了4日,他还在微信群管理员的推荐下,花693元认购了一台鲜花贩卖机,说交了钱后每天能分到一百多,但4号刚交了钱,5号对方就玩起了消失,让他非常懊恼。

  记者了解到,包括潘先生、廖女士在内的不少市民发现微信群被解散后,纷纷找到了当时收了大家钱的“燕大大”。6日,燕大大现身,她说她只是收了大家的钱然后又转给了上级,作为团长她只是赚了一些介绍费,微信群突然解散她也很意外。

  “我也是受害者。” 7日,“燕大大”告诉记者,她姓黄,是百色人,最近在几个月被朋友叫到桂林学美容,顺便做微商。她其实是今年9月1号才正式成为“财财鲜花”的宣传员,刚开始她每天确实都能收到一笔几十块钱的奖励金,后来“财财鲜花”的一名王姓负责人认为她很有干劲,让她做了团长,之后有150多名新的成员都把保证金交给了她,由她转给了群里一个雷姓的财务总监。

  “燕大大”说,4日那天,王姓负责人和雷姓总监又在微信群里推出一项“认购鲜花贩卖机每天可赚上百元奖励金”的活动,包括她在内的很多人都认购了693元的一台贩卖机,她一个人还认购了三台,最后大家认购的60多台鲜花贩卖机的4万多块钱也是通过她转账给了雷姓总监。

  “燕大大”告诉记者,5日白天雷姓总监一直催促她把所有认购贩卖机的钱转过去,说要做“数据统计”,可她转了以后,到了傍晚7点多钟微信群突然解散,她也慌了神,马上在微信上联系王某和雷某,对方先是不接听语音电话,之后直接将她拉黑。

  多名“宣传员”联合报警 警方已介入调查

  7日,记者根据包括“燕大大”在内的宣传员提供的电话号码联系王某等“财财鲜花”的相关负责人,发现对方已经关机,而通过号码搜索微信号,则显示“账号异常”。

  由于廖女士等人所发的朋友圈信息,显示“财财鲜花”所在地为浙江诸暨,记者通过查询工商备案系统了解到,诸暨确实存在一家“浙江财财鲜花有限公司 ”,地址和廖女士朋友圈地址相同,但只是一家鲜花配送公司,并未开展微信宣传活动,而记者上网搜索“财财鲜花”关键词,马上跳出“财财鲜花是诈骗吗?”、“财财鲜花微信宣传是真的吗”等信息内容。

  “燕大大”表示,自己所担任宣传团团长的共有200余名团员,另外据她了解还有3、4个团都属于“财财鲜花”的兼职团,涉及到交纳保证金和认购鲜花贩卖机被套的人超过千人,其中有不少来自桂林市区和灵川等本地的人。记者同时了解到,由于预交的保证金和鲜花贩卖机的认购金被套走,而“燕大大”把钱转走的时候所在地为灵川大圩,20余名市民曾和“燕大大”一起于6日去到了灵川大圩派出所报警。

  7日下午,大圩派出所民警表示,他们确实接到与“财财鲜花”有关的报警,目前正处于证据的收集阶段,之后案件将会转入经侦进行调查。

相关文章

延伸阅读

  • 社会
  • 娱乐
  • 国内
  • 国际
  • 广西
  • 桂林

48小时点击排行榜

热评亚洲城